快乐的帆船⛵

极其潦草的问卷>q<

这个监管者超级超级超级——可爱!!!决定了!以后这就是我儿子(?)首先,我得抽到才行啊……欧气附体!!!!提前许愿!!!!

什么也不用说,巴形你果然爱婶婶!!这是我入刀剑以来第一次有限锻的刀剑男士如此爱我(你够)先是最开始来了一个,之后的几天又来了两次,这倒也不是太欧,但是今天晚上——

——这个男人他来了四次啊!四次!!!!你是有多爱婶婶才能来这么多哎啊!

憋说惹,婶婶也爱你(* ̄3 ̄)╭♡

等等……现在刀装都是全特等了吗?一次全50啥不加能弄出来这样的吗?嗯嗯嗯?????

加州清光的樱花布丁🍮

又名:婶婶老是不肝图跑去干嘛了

(ᇂдᇂ )ノ┬─┬ノ┻━┻ 

是某个经常本丸现世两头跑,经常不去肝图跑到现世给刀剑男士们做点心的婶婶。

乙女向,all婶婶倾向,但是每一篇基本上都出现不了多少个人……

可能会有ooc〜( ̄△ ̄〜) (〜 ̄△ ̄)〜 

以上OK的话请往下拉——






给我的初始刀——世界第一可爱的清光光~






11248号本丸的婶婶是个十足的怪人。加州清光从见她的第一面就这样觉得,在这之后,就更加确定了这个想法。

作为五把初始刀之一,加州清光一直很注重自己可爱的外表。只要自己更加可爱,就一定会被主人所爱,一定会一直被使用的。所以每次去见新人审神者之前,他总是仔仔细细的把自己好好打扮一番——为了让新人审神者有更大的可能性去选择自己。

当11248号审神者与他们五把初始刀见面的时候,加州清光非常确定,这位审神者在看到自己的第一眼就被自己的可爱折服了。不然怎么会直直的盯着自己,微微张开嘴巴都忘了合上?一定是的!审神者怀里的狐之助拍拍环住自己的胳膊,示意审神者可以开始选择了。然后加州清光就怀着激动的心情看着这位审神者的嘴越张越大——

来了来了!是自己吧?是自己吧?自己这么可爱,应该是自己吧?



“啊————啾!!!”



……打了个大大的喷嚏……(ㅍ_ㅍ)

审神者一手抱着狐之助,另一只手揉揉鼻子,然后指指自己,说:“我要选他!”

……虽然最后确实选了自己,但是怎么心情有些微妙的……额……尴尬?


加州清光非常清晰的记得,自己在连续三场战斗中获得了“誉”后,极其自然地开始了樱飘雪。本来特意跑到婶婶身边是想被夸可爱的,可是婶婶的注意力全在他身上飘下来的樱花上!用手接倒也没什么,毕竟樱花很漂亮,很可爱……可是你把花瓣直接往嘴里送是几个意思?!


“嗯٩(•̤̀ᵕ•̤́๑)味道不错嘛,好吃(๑´ڡ`๑)”


看着清光那惊讶的表情,婶婶连忙又接了一片送到他的嘴边——


“你也尝尝?”


更不是那个意思!!!


总而言之,前期的11248号本丸婶婶就是这样一位经常让人忍不住吐槽的人。

但是有时候,清光还是挺喜欢在休息的空隙,靠在婶婶的身边。婶婶也经常说清光的手修长白皙,握起来非常舒服。当时的本丸,还没有多少刀剑男士,婶婶去刷图的时候,也只有自己陪着。再后来,11248号本丸逐渐变得热闹起来。婶婶也逐渐变得忙碌和可靠起来。

可是昨天婶婶不在本丸,今天早上也还没回来。清光靠在本丸大门口百无聊赖的盯着自己经常被婶婶夸修长白皙的双手,明明今天就是她这个审神者就值一周年纪念日,自己还特地又好好打扮了一下的说……

此时的婶婶,正在现世自己的家里,准备给陪伴自己最久的清光做点特别的东西。可是她从昨天就开始思考,却就是想不到和清光相称的点心!今天她和清光说好了要回本丸的,可是如果还是……啊啊啊!好烦!!!婶婶气呼呼的往嘴里丢了一块前阵子朋友送的曲奇饼干,嗯,这樱花口味的曲奇饼干味道真不错……

正在咀嚼曲奇的嘴一下子停住了,然后发出了一阵意味不明的声音。

婶婶手忙脚乱的从柜子里抽出两片吉利丁片,直接丢到冷水中再塞到冰箱里冷藏。然后在自己房间里摸出一个小盒子,打开里面满满的都是樱花的花瓣。这可是自己平时和清光刷图时,每次清光得“誉”,自己偷偷收集起来的。本来最开始只是清光特化时恰巧飘落到自己肩头的一片樱花,被自己留下来当个纪念而已。但是后来不知怎么回事,每次看到清光在樱飘雪,自己总是会忍不住去抓一片……哎呀不好,现在重点不是这个!

小心的倒出来一小捧樱花,同样用清水浸泡。再烧一锅开水,准备好适量的糖干净漂亮的小瓶子,以及一个干净的,比锅小一点的碗。

准备OK!

婶婶满意的看着桌上的材料。把泡好的吉利丁片放进碗里,隔水加热至完全融化,在这期间加入白糖。

为了能显现出想象中的样子,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倒一点融化好的液体,撒上几片樱花,用牙签固定好造型后,放进冰箱冷藏,再拿出来倒上一点液体,撒上几片樱花……如此往复,终于在过了不知道多久后做好了这个清光专属的樱花布丁!

来不及管桌子上堆放着的用具,婶婶急急忙忙就往本丸赶去。


“清光~~~”依旧在本丸门口等待着婶婶的清光听到熟悉的声音,没反应过来就被婶婶扑了个满怀。

“啊!主人,欢迎回……”

“我有东西要给你!!!”话还没说完,婶婶就抓着清光往后院里跑。清光这才注意到,婶婶的手上还抓着一个奇怪的袋子。里面是婶婶说的给自己的东西吗?是什么呢?

等两人跑到后院那棵樱花树下时,婶婶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因为其他什么,脸红扑扑的,很可爱。

婶婶挨着樱花树坐下来,拍拍自己身边的地,满脸笑意的示意清光坐在自己身边,然后从那个奇怪的袋子里拿出一个小玻璃瓶——

“清光!一周年快乐!平时辛苦你了啊!”

清光吓了一跳,愣了足足有一分钟才伸出手去接过来。玻璃瓶里装着半透明的固体,固体中还有片片樱花呈飘落状。

“是为你做的樱花布丁哦!快尝尝吧!”

看着清光震惊的样子,婶婶明显感觉到了愉悦,她递给清光一个小塑料勺,就开始催着他开始吃。

“为……为什么要送给我……”

“为什么?那不是肯定的吗?”婶婶一脸你明知故问的表情。

“因为你是我的初始刀剑男士啊!我从就任审神者起就是你一直陪着我啊!因为你是特别的啊!我当然要为你准备点特别的东西啦!”

……是……这样啊,主人你一直把我认为是最特别的啊……

“主人,”清光打断了婶婶喋喋不休的话语,“我也有礼物要给你。”

说着,拉起婶婶的手,亲了上去——

“我以后也会一直这样可爱,所以——请一直尽情使用我吧。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嗯嗯,以后也要拜托你……不对!你倒是吃啊!”

“好好好,我知道了,嗯,很好吃。”

“你根本没有认真尝啦!”

“唔,那我要主人喂我。啊——”

“你先好好吃然后告诉我味道如何再说!”

“我说了啊?很好吃的哦”

“你那不算认真吃!不算数的!”

“主人喂我我就认真吃~”

“喂啊——!”



最后婶婶到底有没有喂清光吃布丁还不清楚。不过,11248号本丸的加州清光长年樱飘雪,并且每年审神者的就任周年庆都会收到一个不知道谁送的樱花布丁,倒是不争事实。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灬°ω°灬)如果可以,请给我小红心小蓝手~如果是评论的话就更好啦୧(﹒︠ᴗ﹒︡)୨

世界上最后一个幽灵

私设超~~多,设定是二章结束后,藤丸立香死后的一些小故事,私设咕哒子是因为经历过多的灵子转移而导致的心脏衰竭去世的。其实也是因为自己实在舍不得她都这么辛苦了,最后还要被魔术师协会酱酱酿酿的事。所以个人认为,在还没有经历那些就因为意外事故而去世的话,对她来说还是个比较好的结局吧?以及别问我为什么英灵们都没被遣返(ㅍ_ㅍ)


OOC属于我,有罗曼咕哒和女主盾要素(灬°ω°灬)那么,1,2,3!GO——





她在一个奇怪的地方,被一个女孩极其哀伤,带着哭腔的呼喊和一群人嘈杂的声音,哭泣的声音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目光所触及之处是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地板以及天花板,她晃悠悠的爬起来,对目前的情况有些不明所以,——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有那么多悲伤的声音?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她一边想着,一边朝声音最大的地方走去。然后,她看到有好几个人……从自己的身体里穿过去,急急忙忙地跑向某个地方……是吗……我已经死了吗?她在心里对自己说。可是她却没有什么感觉,走到人群集中的那个房间,迷茫的看着那个房间的门口许许多多奇怪的人进进出出。终于,她看见一个粉色头发,扎着一个高马尾,身着制服的男人从房间的出来,他先是楞了一下,随后直直的朝自己走来,伸出带着白手套的手在自己眼前晃了晃——

“你好?”

她被搭话了,明明之前一个人都看不见她的!

“你…你你你…你能看见我???”她惊讶的抓住那个在自己眼前锲而不舍晃动的爪子——

“还能碰到我?!!!”

“当然的啦。”粉色马尾的男人把自己被捏的很疼的手从对方的爪子里拯救出来,“因为我也是和你一样的幽灵啊。”

原来自己不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幽灵啊,她这么想着,有一点点失望,但很多的是开心以及……一种释然?就在她自顾自地在想心事的时候,她的形状,稍微变的有些模糊,变的有些淡了。吓得他开始嗷嗷叫“你你你!你别消失啊!我好不容易找到可以陪我聊天的人啊!”

好吵!

这是她对这个粉发男人的第一印象。虽然有点烦,但是却并不讨厌。她伸出手,“你好,我是……”突然卡壳了……话说,她自己是谁啊???她的手被握住,“你好!”有些吃惊,啊啊,真是一个温柔的人……“我也不知道我自己是谁!!!”……个屁!他分明是没弄懂情况啊啊啊!她毫不犹豫地一巴掌呼在那头毛茸茸的脑袋上。

“对不起……”他揉着自己的头发,有些委屈的嘟囔,“我只是……突然有人能和我说话,有些激动了而已……”她突然有点心疼,“没事!那以后我就是你的朋友了!”再讲,自己其实也因为不会孤单而激动不已,也没有什么理由去责怪他啦。

“太好了!那么请多多指教!”他听到后,笑的很开心。看得自己一阵恍惚——有谁……好像……也因为这种小事而这么高兴……是谁呢?



“你在吗?你在吗?你在吗?”她在走廊上边跑边叫,“现在是晚饭时间!你再不来我就自己去啦!”幽灵虽然不用吃饭,但是这里有食堂,而且负责做饭的那几位做的饭菜都特————别好吃的样子!!!所以,他们也像这里的人一样,到了吃饭的点就会跑到食堂饱饱眼福。

找了一圈没找到他人,怕是又在老地方吧?她轻车熟路地在走廊上穿梭,果不其然,在那间似乎是女士们一起吃下午茶的房间里找到了正趴在桌子上,忧伤地盯着已经被吃的七七八八的点心架。“让个位啦!”她手一撑,轻松的坐到桌子上,和他大眼瞪小眼。“你怎么又在看点心啊?你一个大男人,怎么比我这个妹子还喜欢点心?走啦走啦,我们去食堂。我刚刚看见阿尔托莉雅进去了哦!要不要赌赌今天她会吃几碗饭?走啦走啦!”一边说着,一边去拉他的手。


“草莓……”男人被拉着却没动,甚至把头转了过去“我好——想吃草莓蛋糕啊!”她放开刚刚拉着的手,转到另一边去看他“你又来了,我看啊,你怕是永——远也看不到草莓蛋糕了!这里从——来没有人做过草莓蛋糕!”故意拉长声音,她恶趣味的打量着他。“谁说的啊!”他猛的抬起头,“我之前看见过!!!那个卫宫,有一天,做了一个超级超级完美的草莓蛋糕!那草莓的色泽!那奶油的拉花!我敢肯定没有比那更好吃的草莓蛋糕了!!!”第一次听说还有这回事,她顿时也来了兴致“嗯嗯,然后呢然后呢?最后是谁吃了?杰克还是童谣?要不然就是王妃?”不料他显得极其忧伤,于是便故意说道“不会是最后谁也没吃着吧?”


“…………”


“………………”


“……………………”


长久的沉默,“不是吧?”她有些惊讶,这里的人从来不会浪费粮食,这个消息过于劲爆了“阿尔托莉雅也没吃吗?”她又不死心的问道。“没有……”他悲伤的回答。“卫宫把那个蛋糕带到一个房间里……谁也没有吃啊啊啊!”房间?什么房间?她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什么情况?诱饵?以及,房间是哪个房间?自己怎么不知道?

“就是走廊最里面的那个……我总觉得一靠近就觉得闷得慌,所以…………啊啊啊!你要拉我干什么?”

“当!然!是!”她一把把他拉起来,兴冲冲地朝走廊尽头的房间跑去“去看看啦!”

且不论过程如何,最后,两个人来到了那个房间门口。“哪里闷了?!什么感觉都没有嘛!话说,这尽头居然有个房间!我之前一直都没发现啊!”她蹦蹦跳跳的跑进了房间,顺带拽着一直哀嚎想吃草莓蛋糕的他一起。

房间很干净,应该有人经常打扫,据他所说,是那个叫玛修的孩子一直在打扫。玛修啊,那个紫色短发,带着眼镜,很可爱的那个女孩子啊。她看见她的第一眼,就想抱住她,陪她一起。在自己黏着玛修的那一段时间,他还小小的,因为自己不陪着他而生气了。

她一边环顾四周,一边想着。明明笑起来的话会很好看的,可是自己一直没有看见她开心的笑过。

房间里没有什么装饰,她正准备拉他出去,看看能不能赶上阿尔托莉雅进餐的末尾,却发现他停在桌子上就没动过。

她好奇的凑过去,哇!是相片!上面是玛修,他,还有一个橘色头发的女孩,应该是她自己吧?相片上三个人笑的都很开心,仿佛什么烦恼都没有。玛修笑起来果然好可爱啊!卡哇伊卡哇伊!真想抱起来好好揉一揉!

“呐,立香。”她正满心欢喜的盯着相片看,突然听见他在叫一个人的名字。立香?谁啊?这里还有谁吗?她疑惑的抬头,发现他正在用一种不可言喻的表情看着自己。唉?难不成自己就是立香?那些人偶尔会叹气说的“那孩子”?不是吧?自己生前很可怜很让人同情的吗?怎么……

她突然被抱住了,甚至头也被揉的有些凌乱,怎么回事嘛!她正打算打问,就听见他非常温柔的声音——“呐,立香啊,我好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了啊……”

莫名其妙的悲伤开始蔓延,她……不对,现在已经可以叫“立香”的女孩抬手回抱住了他。顺着他的话问下去


“那,为什么?”

“为了和你道别……”

道别?自己之前认识他吗?哦,也对,都一起拍了照片嘛,肯定认识了……

“当时……我只能那么做,对不起……”

嗯嗯,所以你之前对我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吗?嗯嗯嗯?!

“把一切都丢给你们……我很抱歉……”

什么一切?你到底干了什么啊?立香想张口询问,有太多太多问题想要去问,可是……好奇怪啊……怎么就梗在喉咙里发不出声音来呢?

“我……叫罗马尼·阿其曼,叫我罗曼医生就好……”

是吗,原来你叫罗曼啊……立香发现罗曼的形状开始变得越来越模糊,越来越淡……她像是要欺骗自己一样,紧紧的抱着他。

“立香,你真的很努力了。你干的很好。辛苦了啊,一直以来承受了那些本来不该附加在你身上的责任……我,为你骄傲哦。”

好奇怪啊,真的好奇怪啊!明明幽灵是不会感到劳累的,明明连睡觉都不用。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听了罗曼医生的话,自己突然觉得很累很累呢?就好像……是一个人奔波了很久很久,突然有人对自己说辛苦了的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很难受很难受很难受……

“罗曼……医生……”啊啊,自己怎么哭了?声音都不对劲?真是的,幽灵也会哭吗?


“啊啊,谢谢你。谢谢你一直以来的努力。以及……再见了……这次是真的……再见了啊……”

等立香回过神来,自己双臂空空的环绕着空气,什么都没有了啊……

“罗曼……医生……?”眼泪根本止不住,不明白,不了解,不清楚为什么会这么难受,好像自己的心脏都要撕裂了一样!感觉……自己好像……又因为谁的离去而无能为力……啊咧?为什么是“又”?我之前,有这样感觉过吗?



这个叫迦勒底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又只有一个幽灵了……










又过了很久很久,久到玛修已经有些苍老,迦勒底的所长又换了一次,这里的工作人员换了一波又一波。立香依旧没有消失。如果说罗曼医生是因为欠自己一个道别而滞留在这里,那么自己,又是因为什么,而在这里存在呢?在这么久的时间里,立香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她知道原来迦勒底是个人理保障机构,是专门用来保护人类文明的。她也知道了玛修有一个很重要的前辈,她甚至每天晚上睡觉都会呢喃,边哭边小声地叫着“前辈”。她也知道玛修的前辈特别厉害,那个前辈是玛修的一切。那个前辈……



现在玛修也只能躺在床上,每天盯着天花板发呆,立香很清楚的知道,玛修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啊……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玛修……可能就不在了。立香这几天一直和玛修待在一起,陪着她。她看着玛修眼睛里那逐渐失去神采的瞳孔,她突然——

“呐,罗曼医生,我好像,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了……”她伸出双手,轻轻地握住玛修的手,这一瞬间,她好像真的抓住玛修的手了啊。立香温柔的笑了,她凑近玛修的耳朵,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到:

“没关系,我在这里。”逐渐消失的时候,立香看见玛修笑了,果然玛修不管什么时候,笑起来就是好看啊!她好像还看见玛修的嘴巴动了动,那分明就是——“前……辈……”




玛修·基列莱特,一直一直留在迦勒底,她一直在等一个人,虽然她也明白自己等不到啦。不过在弥留之际,她好像真的看见自己等的人了!她感觉到她像最开始那样拉着自己的手,对自己说:“没关系,我在这里。”


啊啊,前辈,前辈,是前辈啊。


“前……辈……”……谢谢你,拉住了我的手。

【摄殓】笔端的阿尔伯特(上)

入摄殓圈好久了,却一直没有交党费!那么四级考也考完了,也有时间写文啦~撒花

【】里为卡尔信里的话,{}里为约瑟夫信里的话,私设卡尔在英国,约瑟夫在法国,约瑟夫比卡尔大5岁,以上。

Ready?

GO!

 

伊索.卡尔非常清楚的记得,最初的最初,是从一封信,一场可有可无的赌约,以及自己到目前为止23年来积攒的所有运气所导致,不,是引发的奇迹。

卡尔是一名入殓师,专门为死人化妆的一个职业。可以肯定的是,很多人都或多或少对这个职业的人抱有抵触心理,会不自主的想避开,远离。但是对于作为一个社交恐惧患者的卡尔来说,这样的职业可谓是如量身定制的一样。自己需要远离人群,所以这没什么不好。在生活中所接触到的,似乎只有殡仪馆的馆长,以及需要自己的死者家属而已。卡尔十分,非常肯定,自己不会认识其他的人了,那么,卡尔皱着眉头捻起信封的一角,内心里满是疑惑,这封信是什么情况?居然有人给自己寄信?!!!

傍晚卡尔回到家时,天已经黑了,而自家信箱中露出的那一角白色真是十分明显,让卡尔不去注意都难。而卡尔理所当然的认为是邮差放错了,也许是隔壁那个活泼开朗,惹人喜爱的园丁的信?毕竟只有那种阳光的人才有可能收到来自朋友的信吧,与根本没有朋友可言的自己相比就是两个极端。卡尔如此确信。但是信上确实是自己的地址没错啊。可是寄出地也明明白白的写着法国......这是怎么回事?

在心里这么思来想去也不是解决办法,寄错了也好,恶作剧也好,似乎只有打开它才能知道一切。卡尔打开信封,里面用漂亮的花体先是介绍了自己,又解释了这封信出现在这里的理由——一个友人间的玩笑,一场可有可无的赌约。这场赌约有些无意义,也十分孩子气。内容则是随便填写一个并非本国的地址,寄出一封信,看看最后是收到了回信还是自己寄出的信件被退回。

无聊,这是卡尔的第一反应,但也有些惊讶,随便写的地址,居然是自己的,这是怎样的缘分......不不不,不是缘分,只是碰巧。卡尔不停的告诉自己,只是对方运气好而已,不会是缘分的,自己......不会和任何人有缘分的。卡尔一边想一边把信和信封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那个人的字非常好看,字里行间透露着认真。所以,那个人是在认真的参与这种无聊的赌约?卡尔有些无语,法国人都这么有闲情逸致的吗?那么,自己应该是否应该写个回信?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把卡尔自己都吓了一跳,为什么会这么想?回信?为什么自己要回信?自己为什么也要做这么无聊的事情?这么做有什么好处吗?现在几点?商店现在关门了吗?现买信纸邮票之类的来的及吗?要不要连墨水也一起买了......

停!!!!卡尔捂住胸口,他现在心跳的很厉害,仿佛要冲破胸膛一般,因为这个想法,这个无聊的想法......半个小时后,卡尔看着桌上摆放的信纸莫名感到挫败——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卡尔非常清楚的记得刚刚来到商店买东西时店员那惊讶的眼神,肯定是因为自己做了奇怪的事情!天哪.......

所以,自己要写些什么?卡尔突然问住了自己。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写过信吧......该...怎么动笔?要写些什么?晚上十一点三十分,卡尔看着眼前依旧空白的信纸,有些绝望的发现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回信!最终,卡尔自暴自弃的学着来信的格式,写了一封及其简短的回信。

【您好,我收到了您的信,这确实是一个存在的地址。】

在信封上写下寄信的地址,此时已经是凌晨时分了,卡尔打着哈切躺在了床上,直到现在自己依旧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这太过于离奇了,而自己居然还有点......乐在其中?不不不我不是我没有,卡尔有些恼怒的翻了个身,强迫自己不要瞎想。

此后过了好几天,久到自己都快要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和之前一样的时间,一样的信封出现在了卡尔的信箱里。信里先是感谢卡尔愿意陪同自己完成这场赌约,然后又为自己对卡尔带来了影响而表示抱歉。自己拍摄了几张照片,算是作为补偿。连同信一起被寄过来的是几张法国本土的一些风景照,无论是从构图还是色调,都可谓是完美无缺。可以看出对方非常精湛的拍摄技术。

{我喜欢用照片来记录美景,这样总让我觉得时光在此暂停。对我来说,每张照片都是时光的标本。}

很美,卡尔打心里喜欢这些照片,连同对这位“约瑟夫”先生深深的认同。自己在工作的时候也是如此,让每一个已经消逝的灵魂停留在还未消逝的模样。这么看来,自己和约瑟夫先生很像啊……卡尔轻轻摩擦着这几张照片,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扬,心情也莫名的变得轻快起来。拿出一张新的信纸,打开自上次回信就再也没动过的钢笔。那么,这一次,要写些什么呢?


所谓毒奶!!!画什么出什么?(๑•̀ㅁ•́ฅ)

卡尔你来我就把约瑟夫买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渴望拥有卡尔~

〜( ̄△ ̄〜) (〜 ̄△ ̄)〜 

自我毒奶一下

下周四的精华三,如果能出卡尔,我,我就写摄殓的文!!!如果约瑟夫和卡尔一起来,我就来个长篇连载!!!毒奶一波!!!

我的个天天天天天天天!!!!!!!一发入魂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开就直接……树爹也太爱我了啪!!!